今年丁丑年

A A A

过年了.我在家乡.最熟悉的小镇.伟大的亲情.深沉真切.无微不至.站在舅舅家门口.穿着新西装.有板有眼的.阵阵春风,几十副春联随风飘扬.我笑迎路人.丁丑年.春联很便宜.我觉得很幸福.那些约上乡党赶集的.很幸福.陪家人办年货的.很幸福.插路走田间小道的人,很幸福.耳朵里亲人的叮咛嘱咐,很幸福…… 小镇的街道.悠闲的.匆忙的.辛苦的.淳朴的人们.是农村人,买春联的时候,从来不搞价!过年敬神就是精神生活.重要部分.乡党不识字,我尽管舞文弄墨.侄子读给大家听.内容无关时势造势.无关忧心忧国,无关工作生意.只图幸福团圆.生活本该这样子.生命的本质就是来自千奇百怪的笑声。
最近暖洋洋的.中午坐院子晒太阳.舅舅家的大铁锅盛满苞谷粥.一熬就是半天.来人就先舀一碗.喝完总是点根烟,咬住烟嘴要嚼来嚼去.眯着眼睛欣赏春联.几十副春联,不认识几个字.光是一大片红底黑字,就让乡亲们大饱眼福.院子大音箱放庞龙的歌.大家对他评头论足,要问幸福是什么,咱管它是撒,咱现在怂心不操,一身好膘!

原文发表于2009年1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