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评论

    朋友

    feng

    风把朋月的伞吹成碟碟伞了

    依稀记得1999年的某一天黄昏,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。给那个沉寂而压抑的小村庄带来了一丝恐怖的氛围。大风恶魔般的狂乱吹舞。学校小学部放学后,我的小伙伴们用书包顶在头上箭步穿过满是泥水的乡间小道,我娴熟而优雅的撑起雨伞跨出教室,在回家的路上似乎只有我不慌不忙。同学们早被淋成落汤鸡,可能村里的路比较窄,从我身后不停穿梭着落荒而逃的小伙伴们。还有的相互推搡着挤在我的伞下,而这时一股地风将我的伞吹起来了,伞…

    离别了大学生活

    这学期结束了,我居然最后一个离开学校.明天封校,突然觉得这学期简直太快了,不知道自己忙了些什么,还好有你们这些"操蛋"的人,无聊,压抑的大学生活显的有点可爱了,还有以前的兄弟们,在我高兴郁闷的时候就想起你们了,但又不知道你们想听我说不.算了,还是一条搞笑短信发过去咧,笑了就行,今年上网机会多,学到不少"歪门邪道"的知识,录了首歌,把我和双的照片刻盘了,有了博客,虽然很空,很郁闷的抽了一学期假猴王….